传曹丕趁弟弟曹彰专心下棋时下毒毒死弟弟

图片 1

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五代十国时期南唐画家周文矩的重屏会棋图。此图描绘南唐中主李璟与其弟景遂、景达、景过会棋情景,头戴高帽,居中观棋者为李璟。资料图片

图片 2

明代《石室仙机》手抄本

图片 3

引子

棋友热聊的一个话题是,古今哪位棋手最厉害。其实,古今围棋规则是有很多不同之处的,关公委实难战秦琼。

就拿汉朝来说,即使一位现代棋手能穿越过去与汉人对弈,起码在适应围棋用具上,他得花相当多的工夫去“倒时差”。

首先,汉代的棋盘小,只有纵横17道线甚至更少,棋子颜色也不统一,有的是黑白两色,有的则是粉绿与墨绿,或者浅灰与浅黄相搭。那场面,行至中盘,满目花花绿绿,不知会不会看花眼。

此外,与今天相反,那时是执白先行,而且棋子可能是木头的,拿起来不免有些轻飘飘,更碍手的是它们居然是方形的,如果穿越回去的这位选手有强迫症,恐怕摸都不愿意摸,根本无法落座。

从汉到隋唐,围棋子逐渐摒弃了木头,转为垂青石头,形状逐渐定为圆形,棋盘也发展为纵横19道。洛阳围棋博物馆中,藏有一些收自本地的汉代至南北朝的石头围棋子,有天然的,也有黄玉的,比今天的棋子略大,颜色浅暗分明,看着很像河边的鹅卵石,但仔细观察,又有人工打磨的痕迹。现代棋子是一面凸,一面平,而唐代以前的棋子都是两面凸的,这种风格至今仍保留在日本围棋当中。

众所周知,曹丕为继承大位,没少费心思。曹操最喜欢的曹冲,很早就不明不白地死了,不少人说是曹丕下的毒;曹丕当上皇帝后,依旧对几个兄弟不放心,曹植和曹彰都不例外。

前几年,央视《鉴宝》节目中曾介绍过两副辽代围棋子,一副是玛瑙材质的,红白两色的玛瑙围棋子共有297颗,美轮美奂;另一副则是陶制的。经专家估价,玛瑙棋子价格达98万元,而陶制棋子价格为40万元。

图片 4
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五代十国时期南唐画家周文矩的重屏会棋图。此图描绘南唐中主李璟与其弟景遂、景达、景过会棋情景,头戴高帽,居中观棋者为李璟。资料图片

此后,笔者又见到过一副新做的和田白玉围棋子,共有361颗,其中黑子181颗,白子180颗,黑子选材于墨玉,白子由和田白玉做成,价值不菲。

图片 5明代《石室仙机》手抄本

古代围棋子的材质很多,例如,有和田白玉、玛瑙、砗磲、骨、陶、瓷等,其中以瓷质为最多。如宋代的定窑、耀州窑、吉州窑、湖田窑等均有生产,以宋定窑为最好。

图片 6曹操画像资料图片

这种讲究含蓄平衡的围棋所蕴含的是道家思想,也是深受古代文人士大夫喜爱的娱乐活动。围棋是人类历史上最悠久的一种棋戏,据考古资料介绍,早在4000年以前,围棋的雏形就已出现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晋代张华在《博物志》中,就有“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与“舜以子商均愚,故伯围棋以教之”的典故。围棋最早且最可靠的记载则见于《左传》。由于围棋将科学、艺术和竞技三者融为一体,有着激发智力、培养意志品质和体现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思想的特点,所以,黑、白二子的较量才会贯穿整个中国历史,而且几千年来长盛不衰。

引子

最早的围棋究竟是啥模样,恐怕仍待后人研究,不过,相对较晚一些的围棋形制是有迹可循的。据《艺经》记载,原先的围棋棋盘纵横各17道,计289个交汇点,黑白棋子各150枚。至今,这种17道的围棋仍在我国西藏地区及尼泊尔等地流行。现在人们习惯使用的是纵横各19道、计381个交汇点的棋盘,之所以由17道发展到19道,从道理上来说,应该是随着弈棋者棋艺的逐步提高,棋手们开始追求棋局复杂多变的缘故。更多的古书显示,围棋之所以发展成19道棋盘,是古时的人们根据太阳历演算而成,“以求一周年三百六十一又四分之一之数”。

棋友热聊的一个话题是,古今哪位棋手最厉害。其实,古今围棋规则是有很多不同之处的,关公委实难战秦琼。

在收藏市场上,古董围棋并不多见,这是因为在漫长的历史之中,绵延不息的战争烽火、社会动荡和人为破坏,使得今天存世的古代围棋数量极少,大多成为一些藏家的私人珍藏,秘不示人。

就拿汉朝来说,即使一位现代棋手能穿越过去与汉人对弈,起码在适应围棋用具上,他得花相当多的工夫去“倒时差”。

如今,在收藏市场上唱主角的围棋,主要是晚清和民国时期的制品,而逐渐被人们遗忘的古董围棋价值并没有被市场充分挖掘,因此其价格如今仍处在低谷。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韩国的一次拍卖会上,一副200粒棋子的北宋定窑围棋以80万美元成交,创造了当时古董围棋拍卖的最高价。

首先,汉代的棋盘小,只有纵横17道线甚至更少,棋子颜色也不统一,有的是黑白两色,有的则是粉绿与墨绿,或者浅灰与浅黄相搭。那场面,行至中盘,满目花花绿绿,不知会不会看花眼。

据专家介绍,古董围棋是具有一定升值潜力的收藏品种,包括其衍生品,如棋盒、棋盘、棋谱等,虽是小众藏品,但都是收藏市场的潜在热点。在这些相关的藏品中,一些近代制作的精品围棋值得关注,如极品的云子、玛瑙围棋等,由于具有精湛的工艺水准和不菲的文化价值,因此升值潜力巨大。

此外,与今天相反,那时是执白先行,而且棋子可能是木头的,拿起来不免有些轻飘飘,更碍手的是它们居然是方形的,如果穿越回去的这位选手有强迫症,恐怕摸都不愿意摸,根本无法落座。

从汉到隋唐,围棋子逐渐摒弃了木头,转为垂青石头,形状逐渐定为圆形,棋盘也发展为纵横19道。洛阳围棋博物馆中,藏有一些收自本地的汉代至南北朝的石头围棋子,有天然的,也有黄玉的,比今天的棋子略大,颜色浅暗分明,看着很像河边的鹅卵石,但仔细观察,又有人工打磨的痕迹。现代棋子是一面凸,一面平,而唐代以前的棋子都是两面凸的,这种风格至今仍保留在日本围棋当中。

不需要特别复杂的棋具,能方便就地取材,加上大儒们的倡导,围棋日渐流行。东汉末年,虽然社会动荡,却形成了古代优秀棋手的首次“井喷期”,魏蜀吴三国均出了不少围棋高手,其中不乏曹操、孙策、陆逊等在战场和棋坛均叱咤风云的豪杰。

在中原地带,因为曹操、曹丕父子雅好围棋,围绕在他们周围的官员、文士,也构成了一个故事颇多的围棋圈儿。

曹操的棋力有多强

曹操善书法、音乐、围棋,可谓多才多艺,这与他特别注意搜罗相关人才是分不开的。在围棋方面,当时有一个叫孔桂的人,棋艺不错,而且挺会拍曹操马屁,于是“太祖爱之,每在左右,出入随从”。

有高手带,曹操的棋艺水涨船高。《三国志·太祖纪》记载:“桓谭、蔡邕善音乐,冯诩、山子道、王九真、郭凯等善围棋,太祖皆与埒能。”

山子道等四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而曹操是当时中国北方的实际统治者,他们跟太祖下棋,恐怕不敢把十成功力全使出来,给太祖难堪,但即便如此,太祖能与他们玩到一块儿去,战至旗鼓相当,足见棋力不一般。只是,曹操在政治、诗赋上的修为太强大了,他在棋坛的光芒被遮盖了太多。

受社会风气以及父亲的影响,曹丕和曹彰也下围棋。曹丕善文,曹彰善战,两人风格迥异,却热络捉对厮杀。曹丕没有留下有关围棋的诗文,倒是写过《弹棋赋》,自称“戏弄之事,少所喜,唯弹棋略尽其妙”,也即最擅长的是弹棋。但在历史上,曹丕却因为围棋留下了不太光彩的一页。

众所周知,曹丕为继承大位,没少费心思。曹操最喜欢的曹冲,很早就不明不白地死了,不少人说是曹丕下的毒;曹丕当上皇帝后,依旧对几个兄弟不放心,曹植和曹彰都不例外。

曹丕继位的第四个年头,曹彰在京师洛阳朝拜期间,突然去世。因何而死?《三国志》中寥寥数语,只说曹彰“疾薨”。

200年后,刘义庆在《世说新语》中却有叙述如下:“魏文帝忌弟任城王骁壮,因在卞太后阁共围棋,并啖枣。文帝以毒置诸枣蒂中,自选可食者而进。王弗悟,遂杂进之。既中毒,太后索水救之。帝预敕左右毁瓶罐,太后徒跣趋井,无以汲。须臾,遂卒。”

又是下毒!并且是趁弟弟专心下棋毫无防备!《世说新语》虽非信史,但相去曹魏不远,而曹丕又有迫害兄弟的前科,后人倒是愿意相信这一说法。这大概是魏宫中最诡异的一局棋,兄弟俩你来我往对弈,场面是多么友爱多么温馨,哪知一局未终,曹彰命归黄泉。

王粲的记忆力有多好

在曹操父子的周围,除了山子道等高手,建安七子也下围棋,其中,应玚、王粲、孔融三人水平较高。

应玚写有位列“五赋三论”的《弈势》,已经达到了导师级水准,他一直在曹操身边做官,想必没少与太祖对弈。而王粲诗赋为建安七子之冠,也深得曹氏父子信赖,少年时就才气过人,有过目不忘之才。《三国志·魏书·王粲传》记录了一则王粲复盘的故事,在围棋史上相当知名。

有一次,王粲看人下棋,不知是棋盘翻了还是怎么着,棋局乱了,两下里互不服气正想斗嘴,王粲却凭着记忆摆出了原来的棋局。下棋的人目瞪口呆,怎么也不相信,他们用布把这局棋盖起来,让王粲用其他棋盘重摆一遍,结果两盘棋一模一样,一个子儿都没错。

复盘对围棋熟手来说确非难事。这件事从侧面说明,王粲是一位水平不错的棋手,因为一个不懂围棋的人再“强记默识”,怕也难做到这一点。

建安七子中年龄最长的孔融,家中也常以弈棋为乐,但比起前两位,他和围棋的故事只能用凄惨来形容。因为孔融在禁酒等诸多问题上“专喜和曹操捣乱”,曹操对这位棋友恨之入骨,忍了多年后以“败伦乱理”的罪名将其杀害。

《后汉书·孔融传》记载,孔融有一双儿女,一个七岁一个九岁,父亲被抓时俩孩子正下围棋,并且没有停手,家人责备他们,孩子们却语出惊人:“安得巢毁而卵不破乎!’”

老爸出事,我们肯定也没跑,俩孩子多么有预见又多么绝望,才淡定如此。后来,孔家上下果真全被处死。而“覆巢之下无完卵”,就是从这个悲伤的围棋故事中来的。

棋手等级划分始于曹魏

虽然曹氏父子确实干了些伤害“棋友”的事,但他们对围棋的贡献也很大,曹魏政权首创的选拔官员的“九品中正制”,就被套用到了棋手分级当中,成为今天围棋九段制的发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