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少英雄气概的晋朝

三国以后,司马懿的后代建立了晋朝。这是一个缺少了英雄气概的王朝,阴谋横流。
司马懿对付英雄很有一套,对付诸葛亮可以扮女人,对付曹操还装过孙子。他的遗传,缺了点英雄基因,但并不缺暗算英雄的本领。所以,他的子孙,能使英雄气馁,能把江山搞定。
这一朝,英雄都很难受,不是去吃药,就是去喝酒。大隐隐于酒,醉了才知奥妙,醉里有乾坤,有经纬度。名士阮籍,喝了酒,醉眼看江山,越看越难受,突然一吼: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一声吼出,便又醉去。这一吼,吼在魏晋之际。
那时,司马氏还未篡魏,想尽办法欲使曹魏行禅让,司马昭之心尽管路人甲乙丙丁皆知,但只要是王朝权力运动的轨迹未变,社会便无法摆脱接受新朝统治的命运,不管新旧更替是以暴力还是禅让的方式,老百姓不管谁家天下,日子还得过下去。可士林却有他们对权力合法性的解释传统,司马昭便以亲信钟会为侦探,窥视名士。
钟会,何等人也?当时众口一辞的青年才俊,自以为张良再世。有一天,他来跟阮籍喝酒,一边喝,一边问时事,想抓他的小辫子。阮籍喝不醉,一问就醉,一醉就睡,一睡就睡上几个小时,或几天几夜,有一次,竟然睡了六十天,这样的功夫,在今天,也算世界纪录。
睡的时间长短,要看醉的程度深浅,而醉之深浅,要看问题的基本面,睡了六十天,就如同死而复生,隔世一般,不管多大的问题,都被他用醉解决了。
阮籍的这一套醉酒功夫,那嵇康当然很是佩服的,可嵇康老弟却学不来,烂醉,醉得像一滩泥,如一堆土,这谁都会,酒入愁肠,谁人不醉?但要醉出个经纬度来,那就真是酒令如军令,醉法如兵法了,要知彼知己,才能一醉方休的。嵇康打铁,能知火候,饮酒却不解醉意。
嵇康是曹魏宗室的女婿,曾娶曹操的曾孙女,官做到曹魏中散大夫,当时都称他嵇中散。作为竹林七贤的精神领袖,一度为士林之马首,偏偏他说,人要“越名教而任自然”,这让司马氏很不快,因为司马氏正在大力提倡以周孔名教治天下。名教本是一套政治伦理化的工具,是以道德治天下的纲领和标本,被司马氏窃取了,所以他要抛弃名教我行我素了。我们丝毫看不出他有几分醉意,而是十分清醒地拿出一付打铁的架势,看准火候,就一锤子砸下去,居然又砸出个“非汤武而薄周孔”来。“汤武”指汤武革命,这是政权的一个合法性来源,还有一个来源,便是尧舜禅让,司马氏统一中国是汤武革命,篡夺曹魏是尧舜禅让,这两条都被嵇康否定了,司马氏当然视之如喉中骨鲠,必欲拔之而后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