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留栓:进步没有止境还想再考硕士

每周,耿留栓都要去武侯区玉林北路社区做法律服务。他处理得最多的就是邻里小事。

学霸啊,自考本科用了一年,又用了一年考上研究生,花了一年半考上了律师资格证,学历也算是小有所成了啊。唯一的遗憾只是你没能在律师事务所呆久而已。每天做同样的工作,有着同样的压力是一件磨砺耐心的事情,熬着熬着日子就熬出来了,你也就更有经验了😃

耿留栓:以前虽然总跟着其他老师去法院看庭审,帮老师们整理案卷等资料,但是第一次代理案子还是挺紧张的,那是一起借贷纠纷案件,好在开庭后进入状态就不那么紧张了,最后也帮当事人打赢了官司。

调查取证来回奔波几十趟

回答:

耿留栓:没有,司法考试之后,我肯定希望从业,要不然不是白考了。但是取得律师执业资格证必须实习一年,我就去一家律师事务所实习了,很多人称呼我是“最大实习生”,2013年我正式成为了律师,我现在还在复习俄语,希望有机会再去参加在职研究生的考试。

“律师们常在外面跑,不爱来办公室。耿老师是最守规矩的,没事就在办公室。”程积焱笑道。

问题:2011大专毕业后,超市零散上班一年,自考本科后2013年考上某五院四系院校全日制偏门法学硕士,3年研究生学无所成,2016年毕业后一年没工作,现已挂证实习一年半取得律师执业证,但性格内向,情商很捉急,不会为人处世,人情世故完全木鱼脑瓜,最近在一家律所工作几个月后,昨天提出辞职,老板同意。现在无业,迷茫,困惑,不知去从。不知是否应该考个公务员?

但是耿留栓并未就此满足,2004年,已经57岁的他决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因为备考辛苦,通过率低,这也被很多人称为“天下第一考”。在备考的近8年时间里,耿留栓每天都要学习8个小时以上。经过努力,2011年,耿留栓终于高出分数线4分,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那时64岁的他也成为了当年通过司法考试四川年龄最大的考生。

为了一个小案件来回跑无数趟,公交车上学外语,尽心尽责,拼搏上进,耿留栓一直在努力地向前走,兴高采烈。“我打算明年考个研究生,我研究了一些在职研究生的课程,觉得挺适合我的。”他说。

北青报:现在主要的工作是什么?

他的包里,随时装着一大堆律师材料,有律师证复印件、法律咨询登记卡、律师事务所介绍信……只要没事,都会穿着一套深色衣服,早上9点准时出现在办公室。

耿留栓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虽然已经71岁了,但是从业才只有5年时间,算是一个新律师,现在刚刚摸出点儿门道,正干着热火呢,如果身体允许,他还想继续充实自己。

半路出家立志考10年,每天学习8小时,反复阅读30本书……终于在第6次参考、奋斗的第8个年头“高中”。2011年,64岁的耿留栓成为了当年通过司法考试四川年龄最大的考生。

北青报:司法考试过了有没有想过就此止步?

64岁通过“天下第一考”

耿留栓是河南三门峡人,1996年,49岁的耿留栓从部队转业,进入四川省林业干部学校,负责党务工作。在部队的时候,耿留栓通过自考获得了大专文凭,“但是转业把我分到了高校,大专的学历就显得不够用了。”耿留栓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那个时候他便决定继续自考一个本科学历,选择专业的时候,他选择了法律专业。

71岁的耿留栓,闲暇时还在学习俄语

“律师们常在外面跑,有时候就不爱来办公室了,但是71岁的耿老师是最守规矩的,没事就在办公室,其实也给很多年轻律师做出了榜样。”蜀辉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程积焱说。

服务社区

耿留栓:当年没有机会求学,现在条件好了,有这么多机会学习和参加考试,其实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儿。我决定参加司法考试的时候是2004年,那个时候已经57岁了,很多人劝我放弃,但是爱人和孩子都特别支持,他们知道我不是一个喜欢一直呆在家里的人,也希望我将来退休能有一个自己的事儿去做,所以我就下定决心了。这个年纪学习确实有很多压力,比如我参加司法考试,必须要先取得自考本科的学历,第一次考试,我的俄语只有20多分,根本不过线,我就咬牙复习了一年,第二年再考就考了79分。

月入两千

位于四川成都环球中心的蜀辉律师事务所,是成都较大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在这个事务所里,有一名平均月薪2000元的律师耿留栓,在这个行业,这可能算是低薪了。但是这名律师却被律所里其他律师所尊敬,遇见他时,都会招呼一声“耿老师”,只因为他在64岁时通过国家司法考试,今年71岁的他,从实习生干起,已经在律师行业耕耘5年。

祖籍河南省三门峡的他,当了20多年兵。1985年来到成都,转业到四川省林业干部学校负责党务工作。

北青报:第一次单独代理案件是什么心情?

当律师,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耿留栓想,自己做行政工作,这些年也积累了些社会经验。最重要的是,自己是刚强、正直的人,“法律不是就讲公平和正义吗?我觉得我的性格很合适干这个。”52岁,他自学考上了四川师范大学法学专业,4年后获得法学学士学位。57岁,他开始向“天下第一考”——国家司法考试挑战。

北青报:为什么会在几近退休的年纪参加司法考试?这个年纪参加考试最大的难题在哪里?

1985年耿留栓当了20多年兵,转业到四川省林业干部学校负责党务工作

对话

他还记得接第一个案子时的情景,因为紧张,法庭上法槌一响,他的腿不由得抖了一下,“如今习惯了,不会再抖了。”

耿留栓:在律所的时候当然还是代理案件,不过很多人觉得我年纪有点儿大,从业经验也不算丰富,所以都不太愿意找我,我的案子也一般是一些婆媳矛盾、邻里纠纷这样相对比较小的案子,自然代理这类案子的收入也比较少,但是我有退休金,不指着这个赚钱,就是图一个追求。在业余时间,我会义务去一些社区给他们进行法律问题的咨询,都是不收费的,但是我觉得特别满足。

将来还准备考硕士研究生

随后,耿留栓在律师事务所又实习了一年,拿到了律师执业资格证,2013年,他正式上岗成为了一名职业律师。现在耿留栓正忙着复习考研,希望在最近一两年内能够考上西南政法大学。

近50名律师的事务所,平均年龄30岁,而耿留栓的儿子已经43岁了,周围这些人,年龄都比他儿子小。同事们泡咖啡聊天,他爱泡茶。

“惟希望也,故进取;惟进取也,故日新。”

2004年他立志参加国家司法考试,以后每天学习8小时,反复阅读30本书

国家司法考试,以其难度高、通过率低而被称为“天下第一考”。当年,四川共有17223人报名参加司法考试。耿留栓考了314分,擦边过线。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能以64岁高龄成功通过考试,耿留栓觉得自己做梦都在笑。。

除了协调婆媳矛盾,耿留栓还帮人打过“堵下水道”的官司。楼上楼下住户的下水道被堵塞了,经过多次协商,可楼上住户始终不愿意露面协调。无奈,耿留栓作为原告律师,最终帮楼下住户打赢了这场官司。

年过七旬的成都大爷耿留栓,仍在用自己的拼搏劲儿诠释着这句话。

每天学习8小时,反复阅读30本书;奋斗8年后,2011年,64岁的耿留栓成为当年通过司法考试四川年龄最大的考生。自2013年拿到职业资格证书,到如今71岁的耿留栓已当了5年律师。

2013年,耿留栓正式拿到职业资格证书,成为四川蜀辉律师事务所的一名普通员工。

“我耐心给他们讲道理,一家人闹上法庭,以后怎么和睦生活?”耿留栓拿出“和事佬”的和颜悦色,最终把一家人说通。

奋斗历程

3月3日,成都环球中心的四川蜀辉律师事务所,耿留栓坐在工位上,头发花白,脊背挺得笔直,对着一本俄语单词书做笔记。

奋斗8年

北京pk10官网 1

年纪大,看上去是劣势,但是也有优势。耿留栓耐心,不怕麻烦,不怕吃苦,爱当“和事佬”,倒成了各种“艰难琐碎”案件的指定人,还有了回头客。

民间借贷、工商赔偿、房屋产权纠纷,还有婆媳矛盾、邻里纠纷,耿律师事无巨细,跟职场新人一样兢兢业业。“现在这种生活挺好的,做事情也很有劲,我还打算考研。”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谢燃岸摄影报道

一家人出现了婆媳矛盾,婆婆和媳妇在微信上吵架,“战火不息”,闹着找到耿留栓,准备打官司。耿留栓了解情况后发现,和媳妇关系不好后,婆婆担心自己出钱买的房子被霸占。儿子则是个火爆脾气,在耿留栓面前又是摔凳子,又是砸桌子。当时的混乱场面,把白发苍苍的耿留栓唬得够呛。

民间借贷、工商赔偿、房屋产权纠纷,还有婆媳矛盾、邻里纠纷,耿留栓啥都接。如今,刨开日常开支和交通费用,他一个月能收入两千多块钱,这让他很满意,“毕竟都是小案子,不过既积累经验,又帮别人解决了问题,心里开心。”

2018年自从拿到职业资格证书,到如今,71岁的耿留栓已经当了5年律师

“我想退休之后有个事儿做。”说到参加考试的初衷,耿留栓觉得退休后的生活不能闲着,脑子要经常转动思考,才老得慢。为何会选择律师这一行业,得益于一个朋友,也可以说是“恩师”。“他是我儿子的初中政治老师,退休那年60岁,过了司法考试,当了律师。”耿留栓说,这位老律师比他大21岁,他们常在一起聊天,老人建议他也去参加司法考试。

2011年64岁的他成为当年通过司法考试四川年龄最大的考生

年龄虽大,不能“倚老卖老”。耿留栓忠实地遵循着律师的业界“传统”。“开头几年接手的都是小案子,要从小案子中积累更多经验,这样才有底气接手大案。”案子虽小,功夫却不能少。耿留栓至今还记得一个关于欠款的案子,坐公交和地铁,奔波于法院、当事人家中,各种调查取证往返几十趟。

“他只要有空闲的时间就看,坐公交车也要掏出来看。”蜀辉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程积焱说。耿留栓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英文学不会,就俄语还有些基础,我想将来也许用得着。”

相关文章